绿城中国:未来社区建设,要打造四个“S”,实现四大目标

2021-12-14 08:00:32
古今中外,人类从未停止对美好社会的憧憬。

早在孔子《礼记》中,就有这样的描绘: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1894年,孙中山上书李鸿章,在改革主张中提出: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

在漫长的岁月中,人们因宗族、地缘等因素连接,自然而然选择聚群而居。在当下的城市,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大力推进,让“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生活难以重返,人们更多以社区化的形式块状分布,实现社交和情感链接。

社区,自然而然成了我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承载体。

那么,我们能否创造一种新的更适宜的社区形态、居住形态,来部分实现或无限接近先贤的梦想呢?

浙江省这些年一直在推进的未来社区建设,某种程度上,就是这样一种探索。

△衢州礼贤未来社区效果图

但是,如果我们仅仅把未来社区建设置于人类对美好居住、和谐共处的向往层面,是不够的。通过智能化高科技来推进未来教育、健康、服务等场景化的拓展应用,来重塑邻里关系,创造就业,改变城市交通、居住等形态,从而促进城市更新、尝试现代化社会基层治理新模式,这可能是未来社区更深远的意义。

这个大课题,绿城中国介入较早,一直在摸索、实践。

△杜平在绿城大讲堂上授课

近日,快报专访了绿城中国副总裁杜平,听他讲述绿城对未来社区的思考与实践。

什么是未来社区?其实很难一言蔽之,不管中外,人类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未来生活的设想。

孔孟提出的大同世界,其实就是对未来的设想。中国人把很多对未来的想象附着在过去,无论是尧舜禹汤、文景之治,亦或是康乾盛世,古人对美好生活的想象,大多建立在曾真实存在过的辉煌盛世。

在杜平看来,对于未来,中国人往往更多从人文、道德方面来设想,其实一些发达国家在现代社区发展模式上的探索实践,也从未停止过。

比如埃比尼泽·霍华德在《明日的田园城市》中,就呼吁建设“把城市生活的优点同乡村的美好环境和谐结合”的城市社会。除了英国建设的莱奇沃思和韦林两座“田园城市”,在奥地利、澳大利亚、比利时、法国、德国、荷兰、波兰、俄国、西班牙和美国也都建设了“田园城市”或类似的示范城市。

“我们绿城很多小镇的想法,也借鉴了《明日的田园城市》”,他说。

2019年3月,浙江省政府印发《浙江省未来社区建设试点工作方案》,就未来社区建设提出了构建未来邻里、未来教育、未来健康、未来创业、未来建筑、未来交通、未来低碳、未来服务和未来治理的九大场景。

△鹿鸣未来社区效果图

“某种程度上,未来社区提出的这九大场景,也是我们对未来的美好想象。”杜平说。

如果从开发模式来说,浙江的未来社区建设,主要有新建与旧改两种。

“旧改其实从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在做,好比未来社区建设的‘1.0版本’,比较传统。比如 ‘老破小’的改造,要么是棚改,推倒重建;要么只是‘化化妆’,也就是‘旧包新’。”

杜平认为,新建和旧改,两种开发模式,都需要再升级。

比如传统的开发模式,只要有钱,买块地,盖好,卖完就走了。简单粗暴,效率却很高,干完就行了。但是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房子盖完了,没卖之前,是开发商的,卖完之后属于老百姓的,似乎和他没关系了,就把一系列问题,留给了社会。

比如房子是有生命周期的,落地的那刻起,房子也面临衰老,谁来修,什么样的形式来修,都是问题。

那如果不是全拆全建呢?同样面临很多问题:

首先,治标不治本的老破小,影响城市风貌,成为“城市伤疤”;

其次,从居住角度来说,房子的安全性没法得到有效保障,舒适性更是无从谈起;

第三,城市的服务功能无法切换和升级。比如老旧小区的停车问题。车子很难开进小区,开进去了停不了,停下来了又开不走。有些小区甚至连消防车都难以进入。此外,用水、用电、用气等相关设备都跟不上。

“浙江省未来社区的建设,主要是针对这些问题,升级传统的开发和更新模式。”杜平认为,新建的未来社区,要改变三样基本东西:开发模式、服务模式、治理模式。

“买房子不光是买个空间,买的是服务,更是生活的方式。”在房产开发之前,就要把未来社区的模式理清楚,并能有效落定。

其次,要有完整的服务空间,要有对应的服务内容。

比如杭州未来社区的经典案例杨柳郡项目。进入楼宇就有电梯自动打开,一进停车场便有智能停车引导服务,一刻钟内能享受教育和医疗,甚至不出社区就能实现邻里创业……无形的“管家”似乎就在身边,让居民生活和城市大脑相连通。

杨柳郡实景图

又如绿城在舟山长峙岛的“如心小镇”,其实就是绿城长期探索实践的一个例证。

整个岛8平方公里全部由绿城整体运营,绿城把所有建筑都进行“数字化”,AI安防、AI交通、AI消防,AI停车系统……业主可以远程预约、共享停车,每辆车的实时运行情况、收费情况都打通录入了系统;还有智慧商业系统,包括商家端、业主端、管理方端口,全都融合在一起。

值得一提的是,这其中所有硬件,包括电梯、安防摄像头、消防栓、传感器都实现了联网连通,很多AI预判、数据预判能力都在这一系统中自动运转。这套绿城专门开发的数字化系统,让长峙岛10个小区都变成了实时在线的小区。

其中有个诚信系统的设想很有意思。如果居民在社区里不尊重基本规则,比如乱停车、乱遛狗,信用分降下来后,物业费缴纳标准会随之升高一些。而比如疫情期间,居民参与社区志愿者活动,则可增加积分,增加到一定值后可以减免部分物业费。

我们居住的空间,也在潜移默化塑造着我们。

“目前,绿城正向社会整体输出这套系统。”杜平说。

最终希望能够实现的是,一个数字化治理模式下的共建共享的社区自治场景。

△杭州始版桥未来社区智慧运营IOC

住户是社会构成的最小单元,城市由社区组成,每个社区由家庭构成,家庭构成城市的每一个细胞,最小的细胞单元。

以往社区治理是难点,因为信息没法有效对称,成为信息孤岛。那么未来社区,需求也好,服务也好,是不是可以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打造一套线上的服务工具和服务模式,为线下服务。

譬如,如果有一套数字化的平台,和房子可以结合,房子卖给客户的同时,智能化系统也交给了客户,住宅也像汽车一样,没油了,它能报警;老人健康数据都在里面,水管漏了都能事先告诉你……

然后和政府的数据嫁接,做匹配,线上线下结合,实现数字治理。

在衢州,绿城做过一个数字化平台,和住宅融合绑在一起的,在漏电、漏气之前都知道,提前预知预判提前介入。

△衢州礼贤未来社区效果图

绿城认为实现数字化的未来社区,要实现四大目标:

一要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二要精准发现人民群众方方面面的需求三要及时、准确、点对点提供服务四要有效提升社会治理能力

而要实现这四大目标,最最关键的,是要打造好四个“服务体系”,绿城称为未来社区的四个“S”。

价值信仰体系。寻求一个共同的价值信仰,譬如通过制定社区公约,既有道德层面的约束,也有社区和法律层面的约束。      公共服务体系。 提供人性化的公共服务,包括社区服务和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体系。

△衢州礼贤未来社区效果图

空间配套体系。建立完备的社区商业配套,药店、茶馆、咖啡馆、幼儿园、饭店等,一应俱全。

生活服务运营体系。满足居民生活所需的产品供应,如养老、育儿、医疗保障、社区超市等等。

未来社区,凝聚着人类对未来的美好期许,绿城一直兢兢业业在做。

已经落地的项目,都有不错的口碑。这个有赖于宋总(宋卫平)二十几年来,“以人为本,从生活出发”的基本营造理念。

“绿粉”们都知道,“情怀至上”的绿城,经常会为了某一个细节,某一件“小事”,而“不计成本”“大费周章”。

比如“挤”出一个公园。

在亚运村项目里,绿城为了他们的情怀,努力“挤”出几千方来建设一个中央景观公园。“换算成房子的话,相当于让出了几个亿的利润。”

比如保留一棵古树。

“我们对于城市更新的认知,是必须尊重每一块土地原有的价值属性。”杜平说,地、人、文三者不可割裂。“如果这棵古树是居住在周边人们共同的记忆,我们就要尊重它、保留它,这是情怀,是传承。”

哪怕为了这棵树,要付出市场价值千万倍的代价。

只有躬身入局者,方知行事之难。

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未来社区这条路,注定要有人去开辟、创新。

这片从未被踏足的地域,充满荆棘,想要穿越,可能会鲜血淋漓,也可能付出试错的沉重成本。

“但这就是趋势。”

“这就是未来。”

“绿城希望披荆斩棘的理想主义者们,最终能走进未来。”

文:陆丹

编辑:陈璐